乾隆后裔主祭长白山身份遭非议 皇家祭祀文化支持旅游话题沉重(上)

  • 时间:
  • 浏览:24
  • 来源:喷灰

吉林市曾是康熙帝封禅长白和乾隆帝遥祭长白之地,是满族人的精神家园。尽管小白山望祭殿已沦为残垣断壁,但这里人没有忘记这里是历史上的皇家国祭重地,乡亲们依然把通往望祭殿的山路称为神路,许多满族后裔依然络绎不绝地到小白山望祭殿遗址望祭、凭吊。


有人还在望祭殿废墟上搭建小庙,插上“长白山之神”的牌位举行祭祀。吉林市政府则把每年一届的松花湖开江鱼美食节的文化内容设置为满族传统的萨满祭江。因为松花江畔是满族先人上山围猎,下江捕鱼的发祥地。每当春季开江时节,满族先人都要齐聚江边垒石筑坛做祭台,摆上公鸡猪头,由大萨满领头敲起狍皮鼓,唱起祝颂词,跳起萨满舞,祭祀完毕,渔民才能下江捕鱼。这项传统的满族渔猎文化活动,竟然成为松花湖开江鱼美食节的点睛之笔,备受游客欢迎。

2015年吉林市松花湖开江鱼美食节,因为乾隆七世孙——爱新觉罗•恒绍组织的满族遥祭长白山活动而大放异彩。那年425日,海内外400多位满族人士和满学专家,首次共聚吉林市松花江畔,隆重举行首届全球满族遥祭长白山大典。大典仪式由乾隆皇帝的七世孙——爱新觉罗.恒绍扮演乾隆帝担任主祭。为了最大程度地再现乾隆帝遥祭长白山大典的礼制,参加仪式的所有满族同胞人人按照大清皇家典籍规定扮演角色。

入场仪式开始,4名静鞭武士挥舞钢鞭威严入场,接着身着清代服饰的400余人组成的抬号角、举星、立瓜、八旗仪仗等祭奠队伍按序入场、列阵。祭祀执事官高呼“吉时已到”时,大清古典祭祀音乐悠然响起。祭祀仪轨执事官各就其位、各司其事。恒绍穿龙袍、蹬朝靴、佩朝珠扮演乾隆帝起步向前,400多名身穿清朝服饰的官吏、宮女、侍卫組成的仪仗队,列阵排开,其中有亲王28人、郡王120人、贝勒贝子200余人,宫女50人。然后迎神、敬香、复位、跪叩兴、献帛、跪、行三叩礼、行亚献礼、行终献礼、跪叩兴、礼成各退等15道程序井然有序……

据悉,这项遥祭大典是依照史料尽量重现乾隆皇帝当年在小白山望祭殿遥祭时的盛大场面。规模和仪制均属新中国首次。当日,松花江畔游客如潮。许多人认为这是在拍摄影视剧呢。但知道底细的人看后纷纷称赞,这次复古式遥祭大典,不仅表达了后人对先贤的追思,也让大众感受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和神秘之美。

全国无数家媒体进行了报道。然而,遥祭大典之后,网上议论纷纷。有人公然批评恒绍先生扮演乾隆皇帝穿龙袍、登朝靴、佩朝珠,祭拜列祖列宗,诵读祭文,是做皇帝梦,是至今还活在大清封建王朝皇家的幻想之中,甚至质疑他是否是乾隆的七世孙,是否欺世盗名,是否……。弄得这位一直热心文化的吉林市政协常委、吉林市满族联谊会会长、曾获卫生部中国特级名医称号的中医大夫意志消沉、灰心丧气。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余梓东表示,包括重祭先祖在内的礼仪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特征。祭祖从原始社会延续至今,是一种文化传承。作为满族重要的发祥地,保持开发好这些先人留下的文化资源,将为吉林市长远发展注入丰沛的文化源泉,也将起到凝聚民族精神的作用。但是,从2015年后,恒绍先生再也没有敢组织过满族祭祀活动。

猜你喜欢

汉武帝容斋拾遗 -巫蛊之祸

汉武帝晚年的巫蛊之祸,如果直接搜检史书的话,恐怕很容易就将此归因于江充谮诬太子。但历史往往是复杂的,洪荣斋在对史料进行反思之后,得出了自己的判断。

2020-10-25

唐朝李世民真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玄武门之变后,为免祸端,李世民下令将李建成、李元吉诸子一律诛除,然天理循环,后来李世民膝下14个皇子中,最后得以善终的,却仅有2人。

2020-10-24

明朝科考会试为什么南方和北方的录取相差那么多?

洪武30年丁丑会试,最终录取51人,而被录取者均为南方士子,无一北方人,落第北方士子联名上疏,称主考偏私,明太祖勃然大怒下令彻查,引发“南北榜案”。会试前,朱元璋反复斟酌后,选中了85岁的翰林学士刘三吾作为主考,刘三吾乃元朝广西提学,是当时德高望重的大儒,其为人慷慨胸无城府,朝野内外颇受敬重。

2020-10-23

宋朝的丝织品及人们的穿戴

今天要说的是一种妆容——珍珠花钿妆。(什么是花钿?)古代汉族女子的一种脸部装饰,是整体妆容的重要组成部分,唐宋时期最为流行,以花钿为妆容主要部分的就叫做花钿妆。

2020-10-22

《清平乐》宋仁宗身世之谜:没有那么多曲折离奇

《清平乐》故事背景是在宋仁宗时期。提到宋仁宗,绕不开的便是他的身世。民间广为流传的“狸猫换太子”,说的便是他的身世之谜。

2020-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