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

乾隆后裔主祭长白山身份遭非议 皇家祭祀文化支持旅游话题沉重(下)

其实,各地为发展旅游都在不断举行仿古祭祀大典。北京天坛公园早在2001年就开始举办仿古祭天礼乐盛典。2013年的第九届天坛文化周祭天仪仗和祭天乐舞表演,是依照清乾隆十三年的《大驾卤簿图》和古代舞谱的记载,艺术地再现中国古代祭天情景的。

2020-10-03

乾隆后裔主祭长白山身份遭非议 皇家祭祀文化支持旅游话题沉重(上)

吉林市曾是康熙帝封禅长白和乾隆帝遥祭长白之地,是满族人的精神家园。尽管小白山望祭殿已沦为残垣断壁,但这里人没有忘记这里是历史上的皇家国祭重地,乡亲们依然把通往望祭殿的山路称为神路,许多满族后裔依然络绎不绝地到小白山望祭殿遗址望祭、凭吊。

2020-10-02

为什么说吉林市是明朝开始的东北亚水上丝绸之路的起始点和枢纽呢?

第一,吉林市是东北亚陆路丝绸之路与水上东北亚丝绸之路的交汇点、中枢站。明代陆路东北亚丝路是:沈阳—开原-搜登站-尼什哈站(吉林),然后一路从尼什哈站通往宁古塔(宁安县),另一路从尼什哈站通往黑龙江乃至远东滨海地区。

2020-09-30

富甲北方的牛子厚晚年潦倒北京街头,梅兰芳救助 这是何等源于?(上)

提起上世纪30年代吉林豪富牛子厚晚年潦倒北京的事儿,吉林人无不感慨造化弄人。但是,历史江河,大浪淘沙,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牛家从“砸锅牛家”到“船厂牛家”,再到“中国北方四大家族之一”虽然奋斗了百年,也辉煌了百年,但毕竟抗不住历史淘汰……

2020-09-26

大清国祭重地就在吉林市

吉林市是大清三百来年的“国家祭祀”之地。 :国家祭祀,简称国祭,是中国封建时代由皇帝带领王公贵戚、文武大臣举行的国家级祭祀大典。中国封建时代历朝历代的国家祭祀除了“封禅”大典之外,还有“神农祭祀”“ 黄帝祭祀”“孔子祭祀”。在清朝,国祭大典除了康熙帝的“封禅长白山”外,就是此后一年一届的“祭祀长白山神”大典。

2020-09-24

大清皇家,为何世代重视祭祀“长白山之神”?

因为大清国的族脉所系,祖脉所系,江山社稷所系,所以自皇太极始即开始打造保护长白山神。顺治朝时顺治皇帝下令封禁长白山。康熙朝时康熙皇帝亲赴吉林乌拉封禅长白山。雍正朝时雍正皇帝敕建长白山神望祭殿。乾隆朝时乾隆帝亲赴吉林小白山望祭殿举行遥祭长白山神大典。嘉庆朝时嘉庆皇帝特派钦差到吉林望祭长白山。俟后道光、咸丰、同治、光绪等清代皇帝也都遵例委派钦差远赴吉林,于每年的春分和秋分日,举行遥祭长白山大典。即使做了日本汉奸的爱新觉罗-溥仪在长春做伪满洲国皇帝时,也曾前来吉林小白山望祭殿遥祭长白山。

2020-09-23

一段民谣,竟然蕴含着大明船厂建立在吉林松花江畔的皇家密码!

站在吉林市阿什哈达摩崖石刻下考察的考古专家们,听到两位渔翁操舟而去的歌谣 “九缸十八锅,不在前坡在后坡。要解其中谜,须问刘二哥”时,不解其意。其实,这是明清时代流传在吉林的一段民谣。据说,这段民谣包涵着大明皇朝驻军吉林和造船吉林的诸多皇家秘密。而这段秘密,当时只有明成祖朱棣皇帝和他派遣来吉林造船的辽东都司指挥使、骠骑将军刘清两人知道!

2020-09-21

吉林阿什哈达摩崖石刻,为何只镌刻了刘清建造龙王庙和重修建龙王庙的事?

明代吉林阿什哈达第一摩崖石碑的内容是:“甲辰丁卯癸丑骠骑将军 辽东都司都指挥使刘 大明永乐拾玖年 岁次辛丑正月吉。”阿什哈达第二座摩崖石刻的碑文内容是:“钦委造船总兵官 骠骑将军 辽东都司都指挥使刘清 永乐十八年领军至此 洪熙元年领军至此 宣德七年领军至此 本处设立龙王庙宇 永乐十八年创立 宣德七年重建 宣德七年二月三十日。”

2020-09-19

究竟吉林省出于什么原因和吉林市同名?

中国现今唯一省和市同名的,只有吉林省和吉林市。那么,为何要同名呢?这有如下历史原因。第一,清朝的历史上原本没有吉林省,只有吉林市。吉林市的名字源于1673年清朝在松花江畔建筑的战略重镇吉林乌拉,即江边的城池。1685年康熙帝下令,凡吉林乌拉、鸡陵、几林等名字,统一改为吉林。从此,吉林的名字成为皇帝御赐,谁敢再改?

2020-09-17

号称富可敌国的船厂吉林牛子厚家,为何“富不过三代”?

清朝晚期的吉林富豪牛子厚家,号称“船厂牛家”,是中国北方四大家族之一,家族企业几乎遍及全国。牛家曾经捐巨资修筑吉林城墙,曾经一次借给朝廷70万两白银赔偿日本甲午战争的损失,曾经常年“冬舍粥夏舍衣”救助贫苦百姓。可是,到底没有逃脱“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是宿命,还是别的原因?

2020-09-16